ag88环亚国际
您当前的位置: > ag88环亚国际 >

“作精”大连圣亚

来源:原创 编辑:admin 时间:2021-08-01 17:03

  2021年7月15日,大连圣亚(600593.SH)关联公众号“精彩圣亚”发布一篇名为《大连圣亚“反腐”百问之第二十二问》的文章,文章内容直指“上海证券交易所基于一个有瑕疵且未经公司确认的审计报告就让上市公司停牌,为什么?”并且在该篇公众号文章中,附有大连圣亚董事会和监事会7月14日落款的盖章文件。

  原来,文章发布前一天,即7月14日,大连圣亚的股票直接被停牌,上交所下发的监管工作函显示,大连圣亚触及退市风险警示情形,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突遭停牌后,大连圣亚随即发文“内涵”上交所监管,大连圣亚一系列的操作到底意欲何为?

  公开资料显示,自从2020年报发布后,大连圣亚的业绩表现就引来市场一片质疑。

  年报显示,2020年大连圣亚实现营收1.14亿元,净亏损为6998.06万元,扣非净亏损为8404万元。大连圣亚表示受疫情影响,营收大幅度下降。其中第四季度的营收最高,达到5554.8万元,这笔收入占全年营收的48.63%。

  最新的退市新规规定,若上市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显然,大连圣亚徘徊在危险的边缘。

  资料显示,2020全年,大连圣亚共售出44只企鹅,为企业带来营业收入1876万元,其中11月售出28只企鹅获得了1204万元,平均每只企鹅给大连圣亚带来43万元的收益。彼时,43万元一只的企鹅冲上了热搜,引发舆论讨论。

  4月30日、5月18日、6月11日上交所更是三度向大连圣亚发函问询,要求大连圣亚解释第四季度收入陡增的原因及“卖鹅”详情,是否存在规避强制退市指标的行为。

  7月6日,结合现场检查发现的线索,上交所再次发出问询函,要求大连圣亚就相关问题于5个交易日内提供书面回复。如果未能在限期内回复,或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实相关收入的真实性、会计核算的合规性、收入与主营业务有关或具备商业实质,上交所将根据相关规定,要求该公司扣除,并按照扣除后营收额决定是否对该公司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此后,大连圣亚年审会计师对前期出具的收入扣除专项核查意见进行了更改,明确在判断大连圣亚2020年相关财务指标是否触及退市风险警示情形时,应当扣除相关销售收入1876万元。扣除后,大连圣亚2020年营业收入实为8401万元。正式触发了退市风险警示情形中规定的主营业务收入1亿元的“红线”。

  上交所规定,要求大连圣亚于5个交易日内提供充分证据,证实相关营业收入与主营业务有关。其股票于公告披露日起停牌。停牌5个交易日内,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2021年7月14日,上交所发出监管工作函称,截至7月13日最后截止日,大连圣亚未按要求提交相关回复及证据材料。大连圣亚的股票也直接被停牌。这是退市新规施行以来首单被交易所强制认定“*ST”的案例。

  有意思的是,被强制退市的大连圣亚似乎并不“服气”,竟然在官方公众号发文质疑上交所。

  2021年7月15日,大连圣亚关联公众号“精彩圣亚”发布一篇名为《大连圣亚“反腐”百问之第二十二问》的文章,这篇署名为“大连圣亚旅游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全体员工”的文章,将矛头直指上交所。

  文章内容指出,上海证券交易所杨某某、吴某某利用手中职权,欺上瞒下,瞒天过海,阻挠上市公司正常的信息披露。阻挠该公司2021年7月14日召开的第八届第二次董事会会议意见的正常信息披露,第八届第二次监事会会议意见的信息披露。

  此外,企鹅销售就是该公司经常性业务收入,明明可以让一个饱受疫情打击的旅游企业不被ST的,会计师事务所究竟是受到了多大的压力才会在短短3个月内,对4月30日已公告的《关于大连圣亚旅游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营业收入扣除事项的专项核查意见(中兴财光华审专字(2021)第318064号)》做出前后两次完全相反的更改结论?!

  文章甚至还称:“这是一次对大连圣亚有组织的犯罪!关于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及种种真相,公司将会逐一揭露,追究到底!”

  在文中还提到,大连圣亚于7月13日收到中兴财光华的通知,声称迫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压力更改了其2021年4月29日出具的《关于大连圣亚旅游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营业收入扣除事项的专项核查意见》。而对于7月13日中兴财光华出具的《2020年度收入扣除事项的专项核查意见》,大连圣亚董事会表示质疑且“不认可”,并认为该意见由中兴财光华“擅自出具”“未经公司盖章确认”“公司无法接受”。

  “上海证券交易所基于一个有瑕疵且未经公司确认的审计报告就让上市公司停牌,为什么?”大连圣亚公开表示质疑,也让自身卷入了一场舆论风波。

  7月15日,大连圣亚发布公告,对上交所问询函关于企鹅交易真实性等问题进行了逐一回复,在回复中,大连圣亚称“企鹅销售对应的客户真实,企鹅销售价格合理,企鹅已完成实际交付,整个交易流程符合极地生物交易流程,不存在突击销售,且从公司企鹅繁育技术、企鹅储备数量来看,企鹅销售业务具备持续性”。

  比如,关于企鹅臂环编码管理办法等,大连圣亚以未建立企鹅臂环编码管理办法、编码规则制度等为由,申请豁免提供一系列相关资料。大连圣亚称,由于企鹅数量较多,日常饲养看护无需对编码进行甄别。而对于企鹅区位调拨凭证、展示区和暂养区企鹅投喂数据资料及饲养成本财务核算资料等,大连圣亚均表示没有。

  此外,在企鹅区位调拨记录等关键材料方面,大连圣亚以商业秘密等理由为借口,对于财务部门未留存或记录企鹅个体信息的原因,大连圣亚称,因为企鹅个体档案是该公司核心技术人员自行采取的技术秘密保护手段之一,核心技术、管理方式掌握在该公司核心技术人员手中,财务部门不参与。

  上交所要求提供的2020年向重庆融创、山东坤河销售企鹅的生物档案,大连圣亚表示,企鹅生物档案属于商业敏感信息,出于生物信息保密的考虑,故未向检查组提供。而重庆融创与该公司对接的业务人员已离职,故检查期间大连圣亚无法安排重庆融创的现场走访。

  从回函的表述来看,大连圣亚的核心问题仍存漏洞,此回复能否得到上交所认可?目前也未可知。

  如今,大连圣亚已处于停牌状态,濒临退市后又将何去何从?时间才能给出最终答案。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